远芳侵古道 ·晴翠接荒城

毕业了—记2018届考试后

将卷子又细细检查了一遍,缓缓地放下笔。窗子那边传来的沙沙声像钩子,将他的注意力完全勾了过去。
外面的景象使人惊叹——那是多么厚重的绿啊!校园里的车棚边,树层层地叠在一起,颜色也不一样:有浓重的墨绿色的叶、有略显清新的黄绿相间的叶,也有“晚产儿”——看起来刚刚冒出来的嫩绿的叶。它们此起彼伏,组成两道林荫,旁边就是我们最大的教学楼,上面还有学校的牌匾。他看着看着,出了神。
“叮铛叮铛……”收卷子的铃声响了,他将卷子传给前面的同学,微笑着走出了考场。远处,一年级的同学们正欢笑着,奔出了校园。